彩票投注站需要缴税吗|佛山体育彩票投注站
[学术交流]广东公司“五学”打好理论... [工程动态]?#35775;上?#24800;农生物质热电工程... [经营管理]克拉玛依发电“一帮一”精... [会展信息]2017年昱真供热节能减... [企业招聘]秦皇岛华电测控设备有限公... [电力科技]帝斯曼复合材料树脂研究开... [技术应用]凝汽器冷端治理方法升级,...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未来十年用电量将维持低速增长 电力与经济不存在脱钩现象
时间:2019-03-01 08:53:07

         ↓底部

全社会用电量一直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和“风向标”。但现实中,用电量数据与经济增速不时出现“比例失调?#20445;?#20363;如,2015年用电量增速仅为0.5%,远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6.9%的增速。2018年GDP增速为6.6%,而国家能源局、中电联日前相继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为8.5%,这是用电量增速2012年以来首次高于GDP增速。在此背景下,用电量增速及其与经济增长的关系问题,随即引起行业关注。有观点认为,用电量与经济增速“已脱钩?#20445;?#20063;有人认为,用电量将再次进入“高增长期”。以下两篇文章从不同角度,对用电量高速增长原因、用电量与GDP增速的关系、未来用电量增速预测等问题,进行了分析、解构。

未来十年用电量将维持低速增长

2018年全国第二产业用电量比重已经由2010年的74.7%下降到69%,而第三产业用电比重同期?#20174;?0.7%提高到15.8%。千万不要小看这几个百分点,因为同样1千瓦时电用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所创造的产值相差悬殊。如2017年单位电能产值是13.1元/千瓦时,较2009年提高了3.9元/千瓦时。这足以说明我国经济结构在不断优化。展望未来10年,我国产业结构将进一步优化,用电增幅较上个10年会进一步下降。

2018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达到68449亿千瓦时,增幅超过8.5%,而同期我国GDP增幅只有6.6%。?#22791;?年,全社会用电量增幅再次超过GDP增幅。?#28304;?#26377;观点表示:我国用电量将再次进入高增长(用电量增幅高于GDP增幅)时期。但?#25910;?#24182;不认同这种观点,?#25910;?#35748;为,未来10年,我国用电量增速仍将低于GDP增速。

用电量与GDP短期“背离”

不会改变其“晴雨表”作用

2009到2018年10年间的年均用电量增幅低于GDP增幅——10年间用电量年均增幅为6.6%,而GDP年均增幅为7.95%。换言之,用电量在过去10年平均增幅低于GDP增幅1.45个百分点。在过去10年中,有7年用电量增速低于GDP增速,只有3年出现了“反超”。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用电量增幅仅为0.5%,远低于GDP6.9%的增速,同时2018年用电量增幅是8.5%,是近年来首次高于GDP增幅。原因何在??#25910;?#35748;为,2018年二者之间的“背离”主要原因是2014—2015年连续两年用电量增幅过低,导致基数较低,同时去年国内外经济环境比较复杂,用电结构、天气等综合因素也是导致用电增速提升的重要原因。而2015年二者之间的“脱钩”主要是国家去产能、去库存、调结构、抓质量、创效益等宏观调控政策不断发力的结果。因为电是特殊?#21776;罰?#19981;能储存,而煤炭、钢铁、水泥等?#21776;?#29983;产多了,可以放在库房里,也就是说,2015年甚至2014年及以前生产的这些?#21776;?#37117;可以在2015年出售,而这些产品并不需要消耗当年的电量。事实上,电量与经济发展不匹配不仅在我国多次出现,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我们不能因为二者短暂的“脱钩?#26412;头?#23450;其长期存在的“用电量增速低于GDP增速”的关系。

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踏上了快车道。但不能否认的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三高一低?#20445;?#39640;投资、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益)产业遍地开花。尤其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我国以鼓励用电拉动经济增长。当年10月,国务院发文废除了所有计划用电、节约用电的文件。地方政府不甘落后,也纷纷推出鼓励用电的政策,大批高耗能项目恢复、上马,用电量也应声上涨,致使用电量增幅连续多年高于GDP增幅。?#28909;?#20174;2000年至2007年,连续8年全国用电量增幅高于GDP增幅,其中2003年用电量增幅超过了15%,为几十年来最高值,高于当年GDP增幅6个百分点。

但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我国宏观政策调控出现明?#21592;?#21270;。?#28909;紓?#30005;力工业将“上大”与“压小”捆绑起来,其它行业也是如此。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央明确提出经济发展要突出质量和效益,国家财政金融等政策不断发力,各项措施陆续出台,动真的、碰硬的,并进行严格考核。因此,以高耗能产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发展受到了制约,而高端产业以及高附加值的第三产业发展步伐加快。?#20174;?#22312;用电结构上就是,第二产业用电比重下降,第三产业用电比重上升。?#28909;?017年全国第二产业用电量比重已经由2010年的74.7%下降到70.4%,而第三产业用电比重同期?#20174;?0.7%提高到14%。

千万不要小看这几个百分点,因为这足以说明我国经济结构在不断优化。因为同样1千瓦时电用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所创造的产值相差悬殊。2017年第二产业用电量44413亿千瓦时,创造GDP为334623亿元,单位电能产值7.54元/千瓦时;第三产业用电量8814亿千瓦时,创造GDP为427032亿元,单位电能产值48.4元/千瓦时。也就是说,同样1千瓦时电用在第三产业上创造的产值是第二产业的6.5倍。产业结构的优化、用电结构的变化提高了电能的利用效率。?#28909;?#25105;国2009年、2014年、2017年用电量分别是36430亿千瓦时、55233亿千瓦时、63027亿千瓦时,创造的GDP分别是335353亿元、636463亿元、827126亿元,单位电能产值分别是9.2元/千瓦时、11.5元/千瓦时和13.1元/千瓦时。即2017年单位电能产值较2009年提高了3.9元/千瓦时,这就是宏观政策调控、经济转型升级取得的实实在在的成效。

“新常态”决定了今后10年

年均用电量增幅将进一步下降

展望未来10年(2019—2028年),我国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30343;?#26356;加注重质量和效益,更加注重可持续性。在此大背景下,产业结构将进一步优化,用电结构将更趋合理,用电增幅较上个10年会进一步下降。预计用电量年均增幅低于GDP年均增幅1.5个百分点左右。如果未来10年GDP增幅为6.5%,那么用电量年均增幅在5%左右,但并不排除个别年份二者重现“?#26500;搖薄?/p>

第三产业贡献率将进一步提高。第一产业为农业,所占GDP比重相?#21592;?#36739;稳定,而且比重不大,2017年占7.9%。第二产业以工业为主,GDP占比一直超过50%。第三产业是服务业,长期以来GDP占比位居第二。但这一情况在2013年开始改变,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达到46.1%。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达到50.5%,首次突破50%。201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更是达到52.2%。

但必须指出的是,一般西方发达国?#19994;?#19977;产业GDP比重在70%左右,我国差距依旧很大。所以,我国高质量、高效益、可持续的经济发展任重道远。而经济结构的调整必将进一步促进用电结构的变化、电能效益的提升以及用电量增幅的下降,即同样的1千瓦时电量,将比过去创造出更多的GDP。

?#28909;紓?009—2013年GDP年均增长9.04%,而用电量年均增长8.16%,即用电量增速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支撑GDP增长1.06个百分点。2014—2018年用电量年均增幅为4.88%,GDP年均增幅为6.86%,即用电量增速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支撑GDP增长1.4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过去的10年间,后5年(2014—2018)较前5年(2009—2013)用电量支撑GDP的能力大幅提升了。?#25910;?#35748;为,今后10年用电量对GDP的支撑能力会进一步提高,所以,期间用电量增幅将进一步降低。

电力与经济不存在脱钩现象

?#25910;?#35748;为,短期内电力消费增长与经济总量增长缺乏一个稳定的、一一对应的关系,这在当前经济转型期表现得尤为突出。主要原因是经济总量增长的?#23433;?#28572;不惊”往往掩盖了中微观层面生产调整的?#23433;?#28059;汹涌?#20445;?#32463;济总量增长决定了电力消费增长的“中枢平台区?#20445;?#20294;是中观行业层面的经济结构优化、微观企业层面的生产决策调整对短期内电力消费的影响巨大,是影响短期电力消费围绕中长期“中枢平台区”波动的最主要因素。中微观层面的这种结构性变化,可以通过库存周期理论得到一个较好的解释。

2018年我国电力消费增长势?#26041;?#20026;突出,在GDP增速创2012年“新常态”以来新低的情况下,电力消费增速创“新常态”以来的新高。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684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5%,大幅高于我国GDP增速,电力弹性系数将达到1.3。

短期内电力消费增长与经济增长存在较大的差异,相关研究学者及政策界将这种差异归结为两者关系的“脱钩”。但?#25910;?#35748;为,能源电力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投入要素,两者之间不应存在“脱钩”现象,对电力经济关系把握不清,在电力需求预测中遗漏重要的经济变量是两者存在差异的最主要原因。

电力消费预测要考虑库存周期因素

对电力消费水平的准确预测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外难题,这在短期电力消费预测中最为突出。学界以及政策界对短期电力需求预测往往有着?#20843;?#32500;固化”的倾向,所谓?#20843;?#32500;固化”指的是在预测短期电力消费时沿用中长期电力需求预测的思路,重点考虑GDP增长、产业结构调整等长期因素,但缺少对中频或高频经济数据的挖掘及其与电力消费数据的关联分析,同时也忽视了短期内对电力消费影响巨大的“结构性?#31508;录?#36825;种研究思路造成了国内相关学者普遍存在“电力经济之间短期内存在脱钩,中长期关系稳定”这一特殊印象。

?#25910;?#35748;为,短期内电力消费增长与经济总量增长缺乏一个稳定的、一一对应的关系,这在当前经济转型期表现得尤为突出。主要原因是经济总量增长的?#23433;?#28572;不惊”往往掩盖了中微观层面生产调整的?#23433;?#28059;汹涌?#20445;?#32463;济总量增长决定了电力消费增长的“中枢平台区?#20445;?#20294;是中观行业层面的经济结构优化、微观企业层面的生产决策调整对短期内电力消费的影响巨大,是影响短期电力消费围绕中长期“中枢平台区”波动的最主要因素。

中微观层面的这种结构性变化,可以通过库存周期理论得到一个较好的解释。库存周期理论主要衡量企业库存、产品价格等变量的短期波动,一般按照?#21776;?#30340;量价关系分为四个阶?#21361;?#20998;别为:“被动去库存”阶?#21361;?#32463;济开始边?#39318;?#26262;,?#21776;?#38656;求回升,企业库存来不及反应,导致被动下降,?#21776;?#20215;格开始上升;“主动补库存”阶?#21361;?#32463;济开?#27982;?#26174;转暖,需求回升,企业预期积极,主动增加库存,?#21776;?#20215;格持续上升;“被动补库存”阶?#21361;?#32463;济边?#26102;?#24046;,需求下降,但企业还来不及收缩生产,库存被动增加,?#21776;?#20215;格开始下降;“主动去库存”阶?#21361;?#32463;济明?#21592;?#24046;,需求出现下降,企业预期消极,主动削减库存,?#21776;?#20215;格持续下降。

有研究显示,2000年之后我国大致经历了五轮库存调整周期,分别是2000—2002、2002—2006、2006—2009、2009—2013、2013—2015年,其中2002—2006、2006—2009、2009—2013这三轮?#21776;分?#26399;偏强,上升期均在27个月左右;2000—2002、2013—2016这两?#31181;?#26399;偏弱,上升期均为12个月左右。考虑到2012年?#38498;螅?#25105;国进入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经济增长和电力消费的“中枢平台区”有更强的借鉴意义,本文以2013—2015年为例,说明?#21776;?#24211;存周期与全社会用电量之间的逻辑关系。2013—2015年,我国GDP分别增长7.8%、7.3%和6.9%,增速逐年下滑、波动较小,但这三年间电力消费增速的波动较大,这可以通过?#21776;?#30340;库存周期变化得到较好的解释。国家统计?#36136;?#25454;显示,2013年初,我国工业生产资料PPI触底后开始反弹,年中由被动去库存进入被动补库存阶?#21361;?#20215;格水平保持平稳,企业生产持续扩大,全年拉动全社会用电量增长7.5%;2014年年中工业生产资料PPI开始走低并持续到2015年底,进入了被动补库存和主动去库存阶?#21361;?#30005;力消费增长逐年放?#28023;?014年和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分别降至3.8%和0.5%。

2019年电力消费有较大下滑风险

在明晰年度电力需求预测的基?#31350;?#26550;的基础上,从宏观经济增长的走势来看,2019年我国经济仍将?#26377;?#32463;济“新常态”以来的放缓趋势,下行压力较大。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主要经济体复苏态势将有所放?#28023;?#23545;外贸易增长的动力不足;消费增长面临着主要消费?#20998;?#22686;长乏力、消?#20122;?#21147;不足等诸多不利因素;投资到位资金以及意向投?#39318;式?#22686;长缓慢,投资增速将保持低位。国内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新动能对经济增长还未形成有力的支撑。综合来看,2019年我国GDP增速有可能继续放缓。经济增长的持续放缓决定了电力消费增速的“中枢平台区”不断下移。

从库存调整周期来看,2016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落实落地,?#21776;?#30340;“上升期?#22791;?#24378;,工业生产资料PPI从2016年初开?#35745;?#31283;回升,2017年全年维持在8.5%左?#19994;?#39640;位水平,2018年维持在5%左?#19994;?#22686;长水平,这使得2016—2018年三年中电力消费增速逐年提高。但2018年三季度末开始,工业生产资料PPI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趋势,通过调研,?#25910;?#21457;现,受行业效益大幅回升的影响,煤炭、钢铁、建材、化工等诸多上游行?#20302;?#36164;重新呈现回升趋势,同时,行业潜在产能也将在2019年下半年大概率?#22836;牛?#20215;格下降局面基本已成定局。结合?#21776;分?#26399;的时间特征以及?#25910;?#23545;中上游行业企业的调?#20449;?#26029;,目前我国行业发展进入“主动去库存”阶段的概?#24335;?#22823;,工业企业特别是支撑电力消费增长的中上游企业将大幅减少生产规模,导致全社会用电量明显下滑。

此外,温度也是短期内影响全社会用电量的重要因素,如2017年7月份,我国出现极端高温,高?#36335;?#22260;波及沪、苏、皖、鄂、湘、?#21360;?#27993;、闽、粤、桂、渝、川、黔等13省(?#23567;?#21306;),高温天气直接?#20174;?#21040;了电力需求以及负荷数据上,多个省份月?#28909;?#31038;会用电50%的增量均由高温导致。

在宏观经济增长趋缓、工业生产进入去库存周期的前提下,2019年我国全社会用电增速将降至4%—6%的区间水平,中方案5%左?#19994;?#27010;?#24335;?#22823;,全社会用电量约为7.19万亿千瓦时。如果考虑极端气温的影响,则2019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将维持在4.5%—6.5%区间,中方案5.5%左?#19994;?#27010;?#24335;?#22823;,全社会用电量约为7.22万亿千瓦时,略超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目标。


         ↑顶端

彩票投注站需要缴税吗 爱彩网首页 福利彩票走势图走势图彩宝贝 快乐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三app单双大小 内蒙古时时结果 今日快乐12开奖结果 舟山飞鱼基本走势图 彩票计划群 快三最新未出号码 快速时时彩开奖计算器